發表文章

Cave Dive in July.

  我想是該讓自已說些話了,我是說「真正的自已」。很多時候,我也不知道這個目前在作動的這個對象在作什麼。   我們需要那麼與自已對話嗎?當我凝視深淵時,深淵也望著我。所以我避著它的視線。也因為如此,我與那深深底下的呼吸愈來愈遠。   我喜歡這樣嗎?我討厭沒有話說的自已。會不會是因為懂得愈多,越不敢說話了呢?也許這是一種自我安慰的解釋之一。但過去像是半瓶醋一樣叮噹響個不停,想想也是不好意思的。   仔細地瞧,也許就不會那麼難受了。當我的視力慢慢熟悉黑暗,那洞穴就不那麼可怕。但我應該是知道應該有多可怕,以及保持一定程度的緊張與恐懼是對它的尊重。   我不用提著金絲雀就能感受到那深處的濃厚空氣。它不應有害,它是我的一部分, I should brace it until world end.   可惜探險的路上是孤獨的。我並不是只有準備一人份的糧食,我願意分享上路的勇氣,但我需要能夠自已站得起來,還能從原路回去的那勇者。 水流聲,或是自已的幻聽?是誰在低語?就算他們在談論我,我也是能表視得一點也不在乎的樣子的。如果有話對我說,就面對我吧! 濕滑而凝重,在裡面的活物並不是真實活著,只是在那魔幻的力量還沒消散前在移動在進食的軟體爬蟲狀的物體。 與我一同坐下的,是我前5秒鐘的喘息聲。那接下來呢? 「這裡禁止所有一切光明,無論是眼裡還是心裡」我聽見的。 我不逃,我躺下。我漸漸地沉入那沒有光的洞穴中,我是它,它是我。天是地,地是天,前是後,後是前。 我持續地沉入…沉入。成為它的呼吸,成為我。    

罪惡地,輕鬆而無為

說用著小紅點,打字會比較快一些,我也不知道。但就只是測試測試吧。因為打字的過程中,的確有時需要反覆再不同的位置上移動,也許是不同的行列,也許是不同的欄位。 在字裡、行間、欄位與行數的流雲,心境也隨之起伏。 那是遠方的朝陽嗎?還是黎明前的最後一點星光?

只是打字的練習。沒有什麼,什麼也沒有。

 不知道有多久,沒有在電腦上無邊無際地打字。但是我總是記得,這是買新筆電的必要儀式。想來,這應該是自已的第四台筆電了。從第一台用Vista的筆電到後來為了出差,買了13吋的S300,再是為了廷鑫上班一台15吋,再來就是這一台了,為了輕,還有小紅點。 希望可以撐久一點。 放開亂寫,為了寫而寫。不是什麼壞事。只是自已與自已的對話。當我們不再用電腦對話,或是更早之前用口語對談。聲音對談、文字對談。我們,或是說我,失去了那個能力。人,本來就應該是面對面談話的不是嗎?

村上春樹-第一人稱單數

村上老師的短篇,短篇雖然短,閱讀時間短,但韻味是濃縮的。是Expressso,而不是套餐。這篇是村上老師自已的生活短篇,而不是虛構的小說,雖然這麼說,但我相信,就算親自問他,他也不會承認其中真實性或虛構性。 ==============================   「我們在那一刻就已明白。今後二人想必不會再面。她只是那晚不想獨自搭電車回小金井,如此而已。」 「流行歌到頭來或許只不過是流行歌。而我們的人生,到頭來或許只不過是被粉飾過的消耗品。」 「眼神就像要仔細檢查長期放置在泠凍庫深處的魚乾是否還能吃的似地看著我。」 「就連寫那篇文章的作者本人,能否做出判定都值得懷疑。」 「一九六八年,這年村上春樹成為產經原子小金剛隊的球迷。」(按:村上老師在書中這樣指示著,要將這一記錄記下) 「人生真正的智慧,比起「如何戰勝對手」,毋寧是從「如何輸得漂亮」這種地方孕育出來。」 「我也寫小說,所以經常嘗到與他同樣的滋味。很想對全世界的人一一道歉。『對不起。這其實是黑啤酒。』」

自卑與生活

  作為阿德勒的筆記整理,這本書算是也把整個體系再次統合,若是沒有讀過他們的相關著作的人,這本書是一個很好的系統大全集。我覺得只看這一本也是可以的。 ========================= 一、長子經常會發展出對母親的不友善或敵對的感覺。 二、母親的一項重要工作就是要幫助孩子們與週圍的世界發生連繫。不過,母親們常常沒有把這項工作做好,她們讓孩子們永久依附她,而發展不出社會興趣來。 三、漂亮或美麗的小孩子特別容易被寵壞。他們到處被歡迎。他們不需要做什麼,人們就會網開一面。他們相信自已是最有價值的。 四、被寵壞的小孩都對社會沒有興趣。 五、被寵壞的小孩子則常常膽怯無能,喜歡欺騙別人。他們自小就被訓練得只為自已的利益著想。他們的特徵是過分敏惑、缺少耐力、貪婪、過份激動。 六、從阿德勒的觀點看來,精神官能症患者、精神病患者罪犯、酒鬼、自殺者和性倒錯者在生活裡面都是失敗者,因為他們缺乏對社會的關心。 七、唯有直接與生活發生關係的科學才是真正的科學。 八、正常的人應該生活於社會中,因此,不管他願意或不願意,他的生活方式必得適應社會,社會亦從他的工作中獲得某種利益。 九、在他的存在當中,有某種抵禦著他的自殺向的東西。這場戰鬥的勝利使他成為一個征服者和一個優越者。 十、聚集所有的力量約束自已來面對他們。努力以克服自已的弱點。 十一、誰是我們文化當中最強壯的,邏輯上的理論應該是嬰孩。嬰孩只統御而不會被管治。

如何管理女職員

在極度政治不正確的時代,但我看到這本書。 有種惡搞的時代趣味,但人心不古。 換個標題也許還是可以販賣的。 也許這個時代需要,「如何『避免管理』男女以及性別認同在男女之外的職員」? 女職員的五點特徵 一、缺乏積極的精神 二、主觀:女性無法客觀地去檢討分析、接受得失。主觀的人缺點就是只信賴自已喜歡的人,而自已平日憎惡的人,不論對方說些什麼,也總會以懷疑的眼光來看他。 三、內向 四、不能自律 五、偏向直覺:女性平日以直覺判斷事務的向相當明顯,她們往往不能很理智地處事,這一點在女學生對學科是否有興趣上完全表無遣。如喜歡國文而不喜歡數學的女學生,絕非真正對某學科有特別的興趣,一般說來,都是與教導該科的老師有關。同樣地,公司的職員亦是如此。她們處處與印象不好的上司做對,但對於印象好的上司,自動去服務他。這些都是基於感情的因素。因此,管理人員應該經常注意,盡量去得到部屬的好感。 女職員的管理方法 先從輕鬆的工作開始,再慢慢加重工作,女職員們若能對自已分內的工作有興趣,必定會非常認真地埋頭苦幹,甚至忘掉時間。 管理女職員的第一個基本原則,就是如何使她們瞭解工作的目的及意義,進而知道它和自已的生活息息相關。 經理讓員工自已決定管理事項,但一定要設計規則的人自已先尊守,之後也要變成新人的標準。 工作能力低者愈要親切對待:上司必須多接觸自已不喜歡的或工作能力低的部屬,若只是不小心忘了,對方可能覺得:當然了,因為我是老闆的眼中釘 以委託的態度下達命令:對不起!能不能麻煩妳將這份文件處理一下。帶有上司依賴部屬的感覺,部屬會極樂意為他效勞。 命令需:1.逐條列出 2.依序排列 3.強調重點 4.用字明確 對全體職員來說,命令者永遠只有一個人。 除了正當的命令體系外,其他的命令必須先接受,然後馬上報告直屬上司,待直屬上司了解後才實施。 若B股長覺得命令太沒有道理,部下要拜託B股長去拒絕A課長。 先確認老闆娘是代理人還是中間人,若是前者,則只有老闆不在時她才可以全權處理店裡的一切事務。若是中間人,按照命令體系,必須遵循老闆─老闆娘─店員 指出對方的錯誤不是吵架,所以指責者可以先聽聽對方,再加以指正。就算明知對屬所說是編造出來的,也要接受其解觸,而在不傷其自尊的情形下使其認錯。 上司在指責部屬之前,首先要考慮自已是否陷入感情的深淵中,如果是的話,第二天再指責可以,因為事隔一晚,感情易衝動的人,在心理

在美術館迷失的,不只是我自已

 作者與作品與觀看者,三者之間對立著。 在這一件件不明究理的展示場所中,似乎是對於觀者極不友善的地方,每一件作品都想顛覆,都想批判,入了展間我就成為了箭靶。 是怎麼樣的受虐情結讓我一再回到這個地方被折磨? 它說,不要抵抗,讓它穿進去。痛或不痛?讓它穿過去,惡寒或溫暖,不要抵抗。 發生就發生了,或沒有發生,讓它穿過,留下或不留下?它自已會與過去的我達成協議就好。 某些程度上,不只是作者與觀者疏離,觀者與觀者之間也是疏離的,作者與作者間也是疏離的。 有意為之,有意為之。 觀者有時自我與心靈與身體也是疏離的。有意為之 or not?

只有晚上的風能帶來一絲秋意

 今天其實沒有排什麼行程,索性在家測試自已廢的程度,躺在床上滑手機。滑到睡著,再醒來。然後下樓作自已的午餐,吃完,再睡再滑手機。 我不要有罪惡感,我就是想廢一天。 到了四點半才急忙地作了晚餐出門接人。時間規律被打亂的感覺,還是要上班啊

好像秋天從沒來過

 用上班的模式完成今天一整天。 早餐是烤小餐包,家人出門後,去市場拿了魚骨,買了菜,然後回家開始處理魚骨燉湯。也做了豆漿。 大約10點半再出門,去Uniqlo買襯衫,去華南領提款卡,再去金石堂買文具與書,中間吃了麥當勞。還要再趕回來,把要寄給同事的書寄出去。再去接孩子去上才藝課,接家瑩下班。 把自已的時間排滿了。但之後還是有股空虛感。 我的職涯是不是就此結束了?沒有向上的動力了? 我不可能再去創業,更不可能再進去私人企業。所以That's it.

已經沒有風了,提醒著夏還沒真正離開過

 睡到快7點才起來,似乎真的放下放鬆。 送完她們上班上課,就一直待在家裡了,雖然一度想出門,但走到門口後就放棄了。 最後急忙地出接送,就算在家想閒置,也其實沒有多少時間。

斜照的陽光剌眼

 無工作的第一天,但行程是排滿滿的。 6點前就起床了,作了九層塔當大家的早餐。然後一一送他們上學與上班。自已回到家後,又躺了一下,大約10點左右出門。 今天幾乎所有行程都在火車站前,就這樣把車停好,開始一間一間地走銀行。今天也不知走了幾步。但是應該是7間以上的銀行。 下午還到廘港,然後再回秀水,採買明天早餐與晚餐。中間就吃了肉圓與冰。肉圓也是有不好吃的。鹿港的那間也許觀光客多了,品質不佳。 4:50要接姐姐,然後到公司接家瑩,再去接妹妹。 晚餐除了家瑩拿回來的湯、雞肉,還有昨天的飲茶剩的炒飯,揚州炒飯可以從自已喜歡的食物中刪去了。 還有昨晚純惠拿來的兩隻大沙母。第一次處理螃蟹。知道很貴,所以我一克都不敢浪費。 兩隻裡,我把剩的吃掉,也大約有整整一隻的量了。

即使是太陽已經高掛時,仍不會太熱

 可能是因為感覺到之後仍是放假,有種時間錯亂的感覺,不知今天或是明天是星期天。醒來時還在想了一下。 因為是假日,所以運動作的是LV2的,可以多花一些時間。早上煮了稀飯、幫孩子加熱了小饅頭,沾著巧克力與花生醬吃,也切2 塊地瓜。 上午是喻心在製作她的剪報時間。快中午時,帶喻晴去買午餐。八方雲集的鍋貼、水餃。另外燙了空心菜、氣炸鍋雞塊。下午爸爸說想過來,但姐妹上午已在家一陣子了。下午想出門。中午時有場地震,震滿久的。但是沒時間去地震館了,所以去打保齡球。打了三局,也花了2個多小時。算是不錯的運動,在加上在小公園運動了一下。與爸媽直接約在員林吃飯。 有姐妹在什麼場合似乎都不會無聊,從5點多吃到7點。然後各自心滿意足地回家。